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皇上—”蒙老太医垂下首去,对着凰奕回话,顿了一顿才又接着开口,“皇后娘娘应该是服食了滑胎之物,这才致使了小产。”

    凰奕面色一变,压抑着怒火又接着问道:“可知这滑胎之物是来自何处?”

    蒙老太医捻了捻下巴上的一小撮胡须,这才转过身去看着华珑沉声问道:“敢问娘娘,之前可曾服用过什么吃食?—”

    华珑只垂着眼眸,并没有什么反应,仿佛根本就听不见其余人的话。

    候在一旁的贴身侍婢这才上前,指了指还放在凉亭玉桌上的玉瓷碗,对着蒙老太医开口:“娘娘适才就喝了送来的安胎药。”

    这安胎药,华珑自得知有孕以来,是日日都在喝的,从来都没有出过纰漏。

    现下,却是不得不将怀疑的目光投向这碗安胎药。

    蒙老太医走上前去,那玉瓷碗里只剩了些许汤药底,蒙老太医端着那玉瓷碗,又凑到鼻尖嗅了嗅,似是不放心一般,又以指尖沾了些许送进了嘴里。

    不待凰奕开口问些什么,蒙老太医却是倏地面色一变,直接举着面前的玉瓷碗就对着凰奕开口:“皇上,这汤药里加了马钱子跟生草乌,此二者毒性烈,稍有不慎就会一尸两命啊!”

    什么?!——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外加震惊。

    皇后娘娘小产,并且还是因为服食了滑胎之物,这言外之意,不就是有人害了皇后娘娘吗?

    试问,皇后娘娘日日都会服用的安胎药,今日,里面却是凭空多了致使滑胎的药物,如此说来,今日在场的女子,不是都脱不了干系么?

    那些个世家小姐,皆是张大了嘴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失措。

    凰奕大怒,倏地一把拿过那玉瓷碗,猛地摔在了地上,发出格外心惊的一声脆响。

    “查,给朕查!—”凰奕抬眸,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容上满是浓浓的怒火,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狠声开口,“若是查出来了对皇后跟皇嗣下手的人,朕必定要诛个满门抄斩!”

    随着凰奕的话音落下,一排排的御林军倏地涌现,团团围住了整个御花园,很明显,是不想放走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看着这闹剧般的一幕,水夭夭挨着百里歌静静站着,澄澈的眸子微微闪烁后,又归于平常。

    就知道,会出点儿什么幺蛾子——

    “这安胎药是谁端过来给皇后的?—”凰奕背着手,看着地上已经碎成了七瓣八瓣的玉瓷碗,又沉声开口。

    那端着这安胎药的来的两个宫婢,此刻早已经吓得是抖如筛糠,慌慌张张地就忙不迭地跪在了地上。

    “回皇上,这安胎药日日里都是由奴婢们熬好后端过来给皇后娘娘的,就算借给奴婢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药里投毒谋害皇嗣啊,还望皇上明察!—”一边不住地磕着响头,一边努力保持者清醒开口回道。

    的确,若真是此两宫婢所为,那就有些太过自寻死路了。

    众人微微思索着,看向那不住磕着响头的两个宫婢,怀疑的神色一下子又消了下去。

    “这汤药只经过你二人之手,今日这汤药里就加了毒物,若不是你二人所为,这又从何解释?!”凰奕应该是怒极,直接一脚狠狠踹在那其中一个宫婢的心窝子处,厉声开口。

    那受了一脚的宫婢,登时就哇出一口血来,练心口都不敢捂,只颤抖着身子又爬了起来跪着。

    另外的一名宫婢,额间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眼神飘忽间,却是刚好落在了水夭夭跟百里歌的身上。

    “是,是她们!—”那宫婢眼睛一亮,连忙伸出手去指着水夭夭所站的地方,急急地对着凰奕开口。

    凰奕抬眸,轻飘飘地瞟了一眼那一边,却是眉间一蹙,示意那宫婢把话讲清楚。

    那宫婢连头上的冷汗都顾不上抹,指着水夭夭接着扬声开口:“奴婢适才端着汤药过来,就是那两个人撞上了奴婢,想来应该是那时趁着奴婢不注意,在这安胎药里投了毒!—”

    此言一出,就仿佛热油锅里进了一滴冷水,登时就掀起了一阵波澜。

    百里歌吓的脸色一白,下意识地就叫喊出声:“你胡说,明明是你不小心撞过来的!—”

    此情此景,水夭夭要不是碍于场合,恨不得登时就给百里歌一大嘴刮子。

    只是,现在的情景,很明显容不得水夭夭分心。

    谋害皇嗣,那可是大罪。

    她这人最不喜的,就是别人硬要往她身上加些什么莫须有的东西。

    水夭夭神色倒是并不慌乱,反而格外冷静,脚步一抬,看着那宫婢缓缓走上前去。

    “就是你,你是故意撞我的!—”那宫婢看着水夭夭走上前来,眉眼一竖指着水夭夭,又强调了一句。

    水夭夭站定,睨了一眼跪在地上指着她的宫婢,这才颔首,对着凰奕沉声开口:“回皇上,适才夭夭走路过急,与这拐角处冒出来的宫婢不慎撞上,却是并没有碰到过那汤药碗。”

    投毒?

    讲道理,她要是想弄死个谁,还他妈需要投毒这么弱智?

    “你,你胡说!—”那宫婢恶狠狠地开口,看着水夭夭恨不得将她撕碎,听见水夭夭的话便急声开口。

    “对!—”原先被凰奕踹了一脚心窝子的另一名宫婢,这会子却是跟着开口,同样指着水夭夭厉声开口,“奴婢也可以作证,刚才就是这人撞了过来,碰了奴婢们端着的汤药碗!—”

    很明显,这两名宫婢都不傻,若是不能将这谋害皇嗣的罪名推出去,死的,可是她们,不仅如此,全家都会没了活路。

    一个人说的话,就显得有些单薄,可若是再加上一个人,那就有了些分量了。

    一时间,不少世家小姐,看着水夭夭的目光,都或多或少地带上了些许猜疑。

    凰奕猛地一甩衣袖,看着直直站立的水夭夭,满是威压的面容上透着毫不掩饰的浓浓怒意:“水夭夭,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水夭夭抿唇不语,对于目前的情况老实说是觉得没什么值得说的,反正,若是本来就不会相信,她不管说什么,都是无益。

    垂着手,水夭夭淡淡地扫了一眼四周,看向她的眼神里,似乎都带着不同程度的猜疑。

    但,就算是猜疑,谁也没有为水夭夭说上一句话。

    包括,百里歌。

    倒也说不上有多失望,水夭夭抿着唇瓣,莫名地,竟是想到了楚烠,那个妖冶艶华的当今狗阉贼九千岁。

    她想,如果今日是楚烠在的话,此时此刻,一定是迤迤然地上前来,单手揽着她的腰身将她护在怀里,伴着满是天赐妖娆的张扬气息。

    嗯?会说些什么呢?水夭夭眯了眯眼,突地嘴角一弯,应该会说:“本督的猫儿说没碰过,那就是没碰过!”

    她想,应该是会这样说的。

    可惜了,楚烠今日不在,不然也能知道,会不会说一句跟她想的一样的话。

    理了理身上的淡紫色长裙,水夭夭倏地抬起眸来,毫不避讳地迎上凰奕的那一道满是怒意的眸子,清瘦的小脸上,眼角晕染的铁线莲透着一种幽幽的深邃气息,淡声开口:“夭夭已经说了,并不曾碰过那汤药碗。”

    语气不轻不重,却又仿佛虚无缥缈,落不到地一般。

    凰奕对上水夭夭的那双眸子微微一缩,莫名地,竟是从水夭夭的五官眉眼之中看到了些许楚烠的影子,一瞬间有着微微的失神。

    不过转瞬又回过神来,凰奕猛地一摆衣袖,厉声开口吩咐了下去:“来人,送皇后回宫休息,其余人,除了罪女水夭夭,都退下去!—”

    华珑被贴身侍婢搀扶着,从之前到现在依然不曾说过一句话,只任由人扶着,缓缓走出了御花园。

    噤若寒蝉一般的其余世家小姐,自然也不敢多待,纷纷应了一声便各自疾步走出了御花园。

    百里歌走在最后,却是在出御花园的时候满是担忧地望了一眼水夭夭,随即垂下眸光,跟着其余人等走出了御花园。

    偌大的御花园,没多久,便只剩下了外围层层叠叠的御林军,以及内里的水夭夭跟凰奕两道身形。

    “水夭夭,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凰奕背着手,面上的怒意却是一瞬间便散了下来,看着水夭夭沉声开口,不怒而威的面容上满是无法捉摸的深沉。

    水夭夭抬起手来,淡淡地撩了撩那垂在颈边的一缕发丝,面上的神色同样很淡:“水夭夭么,就只是水夭夭罢了。”

    身份么?只有楚烠知道。

    其余人,她并没有想让人摸清底细的意图,尤其,还是凰奕,太过深沉的凰奕。

    “呵—”凰奕不怒反笑,却是从喉间溢出了一个冷冷的笑音,看着水夭夭的眸子,闪着些许不知名的暗芒,“湛蓝色的血液,水夭夭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水眸猛地一缩,水夭夭随即便压下了眸中一闪而过的吃惊,看着凰奕的眸色,而是越发地暗沉了起来。

    凰奕他,是何时察觉到的?

    眯着眼在脑海里快速地转动着记忆,水夭夭努力回忆着有可能在在凰奕面前露出迹象的一幕幕。

    不可能,就只有那一次围场狩猎遇袭的事,而且,那一次,是楚烠护住了她,根本就没留下什么漏洞。

    到底,是出在什么地方的呢?

    倏地,炫红的唇瓣猛地一抿,涟涟的眸间跟着掠过一抹深色,水夭夭突然便有了答案。

    原来,是那一次,也只可能是那一次。

    要不是她的记性够好,还真的想不出来。

    ——

    “或许,朕应该称呼你为妖孽?—”凰奕勾唇一笑,看着抿紧了嘴唇不发一言的水夭夭,满是不善气息地反问了一句。

    妖孽么?她,可不是妖孽呢。

    额间细细贴着的桃花花钿在阳光下莫名地有些耀眼起来,水夭夭红唇一扬,竟是看不出丝毫的慌乱,反而有种莫名的悠闲随意:“原来皇上,跟国丈爷的交情已经好到深夜暗会了。”凰奕的脸色,有着那么一瞬间的冷郁。

    的确,她早该猜到的,唯一能落下漏洞并且能被人察觉的场合,就只有初到远安王府那天晚上的受伤。

    应该是那时,在与华南沽的初次交手时,不小心划破了血肉。

    当时因为夜色深,她并没有看清那进了华南沽的府邸,并且商议着有关楚烠事宜的另外一人到底是谁,现下,倒是莫名地清晰了起来。

    原来,凰奕从那时,便已经有了要将楚烠除掉的想法。

    倒是看不出来,这藏着的心思,还是有蛮深的。

    凰奕倒是并没掩饰,反而直截了当地默认了下来:“反应倒是够快。”

    水夭夭眉眼一弯,虽然比凰奕要矮上一个头,倒是看不出丝毫的下风,不甘示弱地回了过去:“承蒙夸奖。”

    “既然如此,不妨猜猜朕今日的意图?”凰奕垂眸,缓缓地拂了拂身上华服的衣袖,语调也有些慢,仿佛还透着丝丝缕缕的暗芒。

    今日的意图么?

    眸光微微闪烁,将今日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串了起来,只是水夭夭一时间,的确不能拿出个完整清晰的思路来。

    见着水夭夭并没有接话,凰奕似是没有了耐心,又抬起眸来,深邃不见底的眼眸深处,似乎隐隐有着冷冽的光泽在跳动:“水夭夭,楚烠若是死了的话,你可能为朕所用?”

    呵——

    “皇上,您这话说的,夭夭可就觉得有些不中听了啊—”水夭夭眼眸一眯,连带着额间那桃花花钿都有些闪烁跳跃,对上凰奕的那一双阴郁眸子,却是不见丝毫怯意。

    微微一顿,不同于前半句似带些玩笑的意味,转而变为满是冷然的语调,水夭夭接着开口,话音格外清晰有力:“第一,楚烠不会死,第二,我水夭夭不会为谁所用。”

    “是么?—”冷冷地反问了一句,凰奕背着手,颀长的身形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射出一大片的暗影。

    刻意一顿,凰奕接着开口,语调同样清晰有力,还多了一分不善的凌厉:“第一,身在边防的楚烠朕会让他死,第二,不能为朕所用的水夭夭,朕今日也会让她死。”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数风流人物 道界天下 少年大将军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欧皇崛起 抗战之烽火漫天 明末大权奸 大明元辅 重生长姐种田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