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浅浅只觉得幸运!从前的狗血和波折,她都释怀了。

    无论如何,结果是好的!她的狗子是活的,她满足了、感恩了!

    “哇——狗子——”

    控制不住情绪的司浅浅,双手摸上那熟悉的、被擦伤的脸庞,人都快哭得喘不上气来了。

    太好了!

    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狗子……”

    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司浅浅,还是控制不住的掉着眼泪,但她也没手软的解开她狗子的衣襟,想要扒开来检查他的伤势。

    可她才动手……

    “!”

    萧律就动了。

    几乎是在司浅浅扒开他衣襟的瞬间——

    她的手就被一把捏住不说,本是昏迷不醒的萧律,他还睁开了双眼。

    司浅浅就被惊喜到了,“狗子!?”

    萧律没动,但眼神特别锐利的盯着她。

    就这眼神,换一般人,早就撒手退了,太凶悍了!

    但司浅浅这回没怂,她还凑近过去的亲了亲他,“狗子?”

    “……”

    微微皱眉的萧律,仿佛才定了眼焦的动了动眼瞳。

    司浅浅就知道自己没猜错,他还没彻底醒过来,只是本能反应,不由低声柔唤道,“王爷,是我啊,浅浅。”

    萧律闻言,捏着她手的力道,就重了重!

    把司浅浅捏得好疼,但她没挣扎,而是又亲了亲这个男人略带刮痕的脸,“狗子,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

    萧律缓了一会,逐渐放松下来,又过了一会……

    他才极其沙哑的开了口,带着疑惑,“浅浅?”

    “是我。”司浅浅很开心,毕竟她还挺担心这原著的狗作者还要继续狗!给她的狗子安排一个失忆梗。

    好在,他没忘。

    司浅浅摸着他的脉门,诊着他的身体情况,就发现他这身体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他的心脏居然有衰竭的趋势!

    而头晕目眩的萧律,他强撑着精神,看着眼前的人儿,“你……”

    “别说话。”司浅浅吻住他干裂的唇,“别说话,我去给你找水来,你先躺着,好吗?”

    萧律没应,他太累了,但他还握着她的手,没有撒开,显然就是不同意她离开的意思了。

    司浅浅陪了他一会,就再亲了亲他的哄道:“我马上回来,你这样不行,快脱水了,体温也太低了,得暖暖。”

    萧律听着她的轻哄,其实是听不清的,因为他的意识并不是很清楚,他只是本能的握住她的手。

    司浅浅哄了好一会,他可不肯撒手,她只能先给他用针,让他先恢复一些,再给他补水补其他的。

    ……

    等萧律再次恢复意识时,已经是深夜,他微动了动,就能感知到身侧的人,马上往他身上贴了贴,似一丝缝隙也不愿留,但也极有分寸的没压到他。

    萧律就没动了,只垂眸看向身侧,却也只能看到个毛茸茸的脑袋,而这脑袋的主人,整张脸都窝在他臂间,也不知闷不闷?

    他就轻唤了一声,“浅浅?”

    “……”睡死的司浅浅,没给出回应。

    这让萧律忽有几分恍惚,他掉下来时并没掉到底,他自己是知道的,但在他频频砸断树杈!脏腑都被冲击得移了位之后,他就彻底失去意识了。

    能不能再次醒来,他把握不大,主要是内伤太重,又受内毒侵蚀。

    ——没曾想他不但醒过来了,醒来时居然还看到这个小女人,这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可她怎么会在他身边?

    她是、跟着他跳下来了?

    萧律的理智告诉他不太可能。

    毕竟他都那么说了,她就算真的想跟他下来,她也不会那么做,而等金刚、金币等人到了,她就不会有机会跳下来。

    可是——

    她怎么在他身边呢?

    四周也没有其他人,说明她不是跟着金刚等人找到的他。

    那么似乎就只剩那一种可能——她真的,跟他跳下来了。

    “浅浅?”

    萧律再唤了一声,这声稍大了些。

    但司浅浅太累了,而且他的气息太让她安心了,所以她还是没醒过来。

    萧律就轻轻的拨开她的衣裳,果然一眼看到——她的肩背上,都是伤!

    那一片片的淤青、大面积的刮伤,哪怕是在夜色下,依然清晰可见,这恐怕还只是他看到的一小部分而已。

    “傻子。”

    萧律的声音再次沙哑、低沉下来,既心疼又、又带着一缕复杂,他本以为,这个小骗子不应该为他至此,可事实再次打了他一巴掌。

    他似乎从来没有看清楚过她……

    他大概才是真正的傻子。

    又心疼又愧疚的萧律,他试图轻抚上那一片片伤痕,却牵扯到他自己的伤,疼得他冷吸了一口气。

    这倒是把司浅浅惊醒了,“狗子!?”

    瞬间瞪大双眼的她,第一反应就是看看她狗子的伤,再摸住他的脉门,确定他的状态是否还好。

    而她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在萧律眼里,再次撞得他的心阵阵嗡鸣,如若这都是装的,那这世间还有什么是真的?

    “……”萧律轻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

    司浅浅就贴近他的额,并亲了亲的问:“哪里不舒服?”

    萧律再次沉默,“……”

    他想起他之前的问话,想起他堕下悬崖时,她绝望的呐喊。

    他是真的傻,才会觉得分不清她对他,是真是假。

    其实细细回想起来,一切都很明显。

    她心里没他时,根本不会这么亲昵的依恋他,哭的时候,也不会直视他。

    但大概真的是缘分,她无论怎样,都能让他心生怜惜,让他想要多呵护她一些。

    慢慢的……

    他早已深陷其中。

    而她,何尝不是?

    小骗子骗得了谁?

    她谁都骗不了,骗到末了,她还不是把她自己搭给了他,纯粹就是个小傻子。

    但并不知道沉默狗子在想什么的司浅浅,她就以为——

    他还在意着她从前待他是走肾,不是走心的事,就、就吻上他略略发凉的唇,“你想听个故事吗?”

    这话说完,也不等萧律有回应,司浅浅就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呢,原来并不是司世弦的女儿,你应该能理解吧?就像是你带有前世记忆那样,我也有,但我的记忆不是原来那个司浅浅的。

    不过我看过写你们俩个的、话本吧!里面说你最后会亲手杀了你的发妻,就是‘我’,所以我带着这个记忆活过来时,很怕你,但那是从前!真的!我现在可喜欢你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真的很喜欢!司浅浅还在说完后,吻上她狗子诱人的唇,还学以致用的!开始去反攻、探索。

    萧律本是在消化她说的话,忽然被她这么来一下,自然是无法思考了,正要反唇相击,可惜……

    司浅浅已如鱼儿般,一下子就溜了~

    萧律:“……本王不信。”

    司浅浅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萧律就说了,“除非你再来一次。”

    司浅浅:“……噗~”

    差点以为狗子真不信的她,还寻思着该怎么解释得更清楚一点!没想到傻狗就是纸老虎,一吻就露出强壮但柔软的胸腹~

    司浅浅就欢欢喜喜的轻抱住这傻狗,“真信了?”

    萧律没说话,他若不是伤得太重,动一下都费劲,也不至于这么被动,想亲自己的小王妃,还得让她来,她还不来。

    但他不应,司浅浅就叫他,“王爷?”

    萧律抬眸凝着眼前巧笑倩兮的人儿,到底是没忍住!还是上了手的,把人儿摁下来,回以一吻,而这一吻……

    哪怕扯动了他脏腑上的伤,他也没撒手的,细细吻过那娇嫩的唇舌,重重领略这张小嘴带给他的起起伏伏。

    他这两辈子,只为她这一个小女子,如此情绪大起大落,她是唯一,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小骗子、小傻子。

    而被“强吻”上来的司浅浅,她本来是拒绝的!她知道他的伤很重,怕他又伤上加伤,可她马上被他带有明确情感!浓烈情绪的痴缠摧毁了理智。

    狗子……

    她的狗子~

    “……”

    轻巧缠上他的司浅浅,以温柔回应着他的浓烈。

    末了。

    考虑到他的伤,司浅浅才坚定的给了他一针!让他冷静冷静。

    萧律:“……”就很委屈。

    司浅浅感受到了,不由发笑的以额贴上他的额,赏糖似的亲了亲他的唇,“等你好了,我们来日方长呀~”

    “你还招本王。”萧律微眯着漾漾生花的昳眸,带着几分危险的意味。

    但司浅浅根本不怕他,还敢亲他的眼,“你都是我的!亲两下怎么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三年来,多想每次醒来,就能这么亲亲你!muma~”

    提起这三年……

    萧律就心疼的摩挲着人儿的手,“这三年苦了你了。”‘她这手从前又软又滑,现在虽然依然很软,但却粗糙了很多,可见没少做事。

    想来也是,她这三年带着沈浪那个瘫子,既要养活她自己,还要养活他,更要想办法为他找药医治,怎能不苦?

    如此劳心劳力,又怎还能分神去想怎么回上京城?

    他是傻了,才会信了她那时骗独孤云的鬼话。

    “对不起。”萧律喑哑自责道。

    “那你老实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从前想离开你?”司浅浅趁机问道。

    萧律:“……你还敢问这事?你这小骗子,胆子还挺大。”

    司浅浅现在可不怕他,还笑嘻嘻的反问:“那换你是我的处境,你装不装?跑不跑?”

    “我才不跑,放着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要,跑出去经历兵荒马乱、生活摧残?说你傻,你又是个小骗子,仿佛有那么点机灵劲,但都没用在点子上。”

    司浅浅:“……你是不是恢复得太快了,都能说这么多话了!”

    微喘的萧律就将人儿的小手,放嘴边咬了一口,“被你气好了。”

    “哼!”司浅浅凑上去拯救自己的手,“我那不是怕没命享福吗?我就进个宫,都差点被整死,我很慌的啊!”

    “还带着前世记忆呢,小傻蛋。”萧律顺势揉了把小王妃的脑袋。

    司浅浅本想挣脱,又怕伤到她,只好忍着被撸,完了才抗议道:“我都长大了!你还这样乱揉,我这样乱蓬蓬的出去,好看吗?”

    “是长大了。”萧律认真赞同。

    ——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太过激动,牵扯了内伤,差点又吐血了,反被她扎了一针。

    司浅浅:“……”狗子不正经了!

    从前的狗子,可没这么有颜色!而且……

    算了,不说了!

    假意去熬药的司浅浅,为的是掩盖满脸的羞红。

    可萧律眼神多好,完全能清晰欣赏完她的娇羞。

    但他倒也没再逗自己的小王妃,只沉默的瞧着她,暗生喟叹的想着,若能一直如此,已是极好。

    而能感觉到他视线的司浅浅,很快忍不住的回过头来看他,“看什么呀!”

    萧律莞尔,“看本王多娇、多俏的小媳妇。”

    司浅浅被他逗得更脸热,但还是把药端到他跟前来,“嘴甜也得喝药。”

    萧律倒不怕苦,就是汤药太烫,不好喝,便由着小王妃一口一口的喂着,可这碗……

    “深山老林的哪来的碗?”萧律问道。

    司浅浅帮他吹着药的说:“白日里找到了个小破屋,应该是猎户进山搭的小屋,以防万一没能及时回去,可以将就着过一晚,里面有些日常用具,我都给搬来了。”

    萧律这才看见周遭有好些个杂七杂八物事儿,又想到小王妃掉下来后,身上肯定也有伤,还为他忙前忙后,愈发心疼,“你自己的伤……”

    “我没事!”司浅浅自觉挺好的,“都不怎么疼了!”

    萧律是不信的,但他只能将药一口闷了,然后将人儿的手紧紧握住,“不忙了,等我好些,我们就出山找户人家,再请个大夫。”

    司浅浅就想说哪个大夫有我好?但她没说,因为她敏锐听到——

    “唰!”

    “唰!唰!……”

    有很大很响的动静!忽然在朝他们这边快速逼近。

    因为没听到金刚等人的叫唤声!司浅浅有些担心,毕竟他们掉下来前,可是遇到过暗杀的,若是、若是运气不好,先到的是敌方,那……

    “!”

    司浅浅下意识紧张起来了!已经抓紧她狗子的手了。

    而萧律,他倒是隐约听出——

    来的确非善类!

    恐怕是……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1胎2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超级学霸系统 九州狂兵 天才神医 盛京有美人儿 婚嫁总裁 最强仙婿:开局抢婚美娇娘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许我向你看 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